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免签政策 > 文章内容

泛CP文化:“我可以单身但我的CP一定要结婚!”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5-19 阅读:

  如今,CP文化攻破次元壁,来到了真实世界。CP本指动画、影视作品粉丝自行将片中角色配对为同性或异性情侣,有时也泛指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时下,各类电视剧、综艺里CP满天飞。2018年年末新美声综艺《声入人心》为去年的CP狂欢画上了句点。

  如今,CP文化攻破次元壁,来到了真实世界。CP(coupling),本指动画、影视作品粉丝自行将片中角色配对为同性或异性情侣,有时也泛指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时下,各类电视剧、综艺里CP满天飞,而且也成为许多人描述现实生活中亲密关系的高频词,如果说我们进入了“泛CP文化”时代也不为过。对于娱乐产业来说,这是难得的福音,打造一对合适的CP,可以在短时间内引来流量和话题度,进而带来真金白银的市场红利。“无CP,无流量”已然成为金科玉律,而这也是粉丝经济的重要表征之一。

  嗑得“真情实感”的粉丝常调侃说:“我可以单身,但我的CP一定要结婚。”从早年的胡歌与霍建华,再到后来的“楼诚”“靖苏”,到今年先后引起讨论热潮的“令后”“居北”……只要换CP换得够快,CP党不愁没“粮”吃。而2018年年末新美声综艺《声入人心》带来的CP讨论,为去年的CP狂欢画上了句点。《声入人心》节目播出之初的收视率并不高,一度被视为“小糊综”,直到节目中后期在双云CP和各类热梗的加持下,才开始“拥有姓名”,甚至在“不花钱”的情况下屡上微博热搜。以“人”、“梗”和“表情包”为中介,小众艺术向大众市场敞开怀抱。

  这也带来了一个新问题:在粉丝经济的时代里,如何推广小众艺术?如果不借助眼球经济的营销手段,小众艺术很难较快地打开局面和培育市场,事实上《声入人心》确实给许多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美感体验,激发了他们对于美声和音乐剧的兴趣;但如果过分倚重甚至“臣服”于包括CP文化在内的营销套路,是否会距离初衷越来越远,反倒被饭圈文化吞噬了呢?CP文化与小众艺术的碰撞,让我们去反思CP文化的界限。是时候停下来去想想,CP文化将把我们带向何处?

  云次方、云云众深、深呼晰、风雨仝周、深山老琳、贾权中毒、宫锁程香、亦唱亦鹤……

  没错,你看到的不是乱码或错别字,而是《声入人心》全员CP名单的冰山一角。

  2018年11月2日,湖南卫视推出了一档推广音乐剧和歌剧的声乐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以“综艺”之形推广“艺术”之实,宣称要让高雅不再冬眠,坚信小众艺术亦能迎来春天。节目里,颜值、学历与音乐素养“三高”的36位成员被粉丝唤为“梅溪湖36子”(长沙梅溪湖为节目录制地)。节目虽已落幕近半月,但粉丝们“舞CP”的劲头却有增无减,36子之间无一不可相互配对,热门CP、冷门CP、沙雕CP仍在每日产出,欢乐无限。诚如粉丝所言——

  音乐剧演员阿云嘎和郑云龙。因名字中都有“云”字,所以CP名为“云次方”。

  曾经参加过《我是歌手》以“低音炮”闻名的歌手王晰和《大鱼》的演唱者、“海妖歌者”周深,二人名字拼在一起组合成CP名“深呼晰”。

  B站上的全员向视频已有不少,诸如《梅溪湖男团CP接龙•36个大猪蹄子的爱恨情仇》、《该来的总会来之MXH(梅溪湖缩写)36子CP乱炖——情歌王》等等,让人再次感慨“没有凑不了的CP,只有不够大的脑洞”。但像这种不靠硬凹或是明显的“拉郎配”还能源源不断地产出“合情合理”且规模庞大的全员CP(豆瓣“声入人心”小组里的CP名已经上百种),却也是少见的现象。令人好奇的是,全员CP感到底从何而来呢?

  这首先源于节目“peace & love”的气质。不再动不动就battle,也不再是有你就没我,《声入人心》在赛制设计上的最大亮点即是“不淘汰”:36位成员根据各轮表现,在“首席”(6位)与“替补”(30位)之间轮换,全员悉数站满全程;尽管最终选出了6位“首席”,排名也不分先后。

  而最令观众难忘的,当然是作为整体的“梅溪湖36子”。三个月间,他们在封闭的环境里同吃同住,感情迅速升温。而且绝大多数的表演都需要他们分组排练、合作完成,在形式与核心价值取向上,最大程度地摒弃了“竞技”的痕迹。而他们之间的比拼,也被誉为“神仙打架”,亦即并非你死我活式的竞技,而是“凡人”看不懂的专业人士间的过招切磋,同时也是职业素养的优雅展示。在2019年1月18日的收官之夜,不少粉丝表示他们愿意为这一曲绝美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而——“泪洒梅溪湖,水漫金山寺。”

  节目最终达到如此效果,自然与节目组的有意引导(譬如剧本、剪辑与宣传)密不可分,但更主要的是源于广大粉丝的主动参与和自觉“共情”。一个饶有意味的现象是,即便有某些所谓的“黑料”爆出,绝大多数粉丝也选择不听不信,主动翻篇。他们选择相信的,毋宁说是一个“友爱的乌托邦”。

  由此抵达人心的,是梅溪湖36子的团结感和集体感。这当然得益于节目选择了“合唱”这一艺术形式,可以说“合唱”正是集体感的美学形式——“我融入一个声音的洪流,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心灵”。在《声入人心》中,只有前两期为成员独唱,从第三期至最后第十二期,表演形式基本为二重唱、三重唱、四重唱。合唱要求“和而不同”,但又“异中有同”,既各有个性,同时也彼此配合,最后作为一个“整体”面向观众。是否具备足够的默契与和谐感也就成为了一个“合唱”节目的品质保证。

  团结感和集体感还源自“校园”情境的设置。曲终落幕之时,节目成员和观众们一致认为这是一场毕业典礼,梅溪湖的冬令营要结束了。学校经常被描述为“象牙塔”,被认为是比“社会”更干净更本真的地方。但如果学校只被视为走向名利场或通往“人生巅峰”的某个环节,那么它将同样浸透着社会竞争的逻辑。早在1982年的《中国青年》杂志上,围绕着日益沉重的升学压力,就曾有过一场主题为“在竞争中能发展友谊吗?”的思想讨论。时隔近三十年之久,这所名叫梅溪湖的学校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而这得益于许多因素的叠加——36位成员或者已是行业佼佼者,或者是能力出众的名校学生,可谓各有天地,而且大都家境优渥,所以他们不必在一条独木桥上互相厮杀。更何况,他们有着相近的专业和共同的兴趣,自然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与合作机会,便于他们形成更深的羁绊。收官之夜,出品人廖昌永一语中的:“我们听到的是友谊”。对于粉丝来说,此语非虚。

  最后一期蔡程昱、王晰、仝卓所合唱的《友谊地久天长》,被网友P成KTV画面。

  由此看来,充满团结感和集体感的《声入人心》确实为CP文化准备了一方沃土。志同道合的36子共同生活和歌唱的所有细节都可以被拿来作为素材。他们的演出、聚会、合影、表情包、小视频、社交平台上的互动,甚至同款穿着、一个眼神、某个亲密的动作,都能引发蝴蝶效应般的脑洞,似乎仅凭最微小的细节就可以脑补出一万篇同人文。CP文化的精髓正在于此,粉丝可以在原有信息的基础上自由解读、阐释和建构,毫无拘束地对人与人的关系展开想象。最常动用的手段就是“架空”(AU,alternate universe),把原有人物放入全新的故事设定中,在平行宇宙中发挥无限大的脑洞,如同捏造各种关系的魔术手,按照自己的意愿再创作。

  目前,B站上已经出现了《改革春风吹满地》(用赵本山小品拼贴起来的网络歌曲,B站视频流行配乐)、台湾偶像剧等新的打开方式,甚至编出了多集《云次方家庭剧》、大型史诗家庭伦理剧《梅溪湖的诱惑》等等。36子的和谐共处,为全员CP的狂欢铺平了道路,而36子的个人魅力也成为传递歌剧和音乐剧美感的人格化中介,为高度专业化的声乐艺术染上了烟火气。

  在《声入人心》的数不完的CP中,云次方的热度最高,在微博超话的CP榜上一路直升。云次方(或名曰“双云CP”,粉丝自称为“云次方女孩”),指的是《声入人心》中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位成熟的音乐剧演员。他们是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2009级同班同寝的同学,对于这条感情线,节目组肯定不会放过。

  在第2期里,节目组安排了“首席复议”的环节,上演了兄弟对决、“王不见王”的情节。不过节目播出后,许多观众展开“考古式追星”,挖出了他们曾经的社交动态、毕业视频和演出视频等等,发现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塑料兄弟”,而是志趣相投的同道中人。在接下来的各期中,节目组乘着双云CP的翅膀,开始频繁“发糖”。

  在CP粉眼中,中间穿白衣的梁朋杰仿佛在说:“爸爸妈妈不要吵架。”恰好歌词唱道“也不可能三人行”。

  第8期里阿云嘎、郑云龙和梁朋杰一起演唱了音乐剧选段《偿还》,用“3个人的舞台”讲述“2个人的故事”。由于双云默契度过高,生生把第三名歌手梁朋杰逼成了“梁多余”,被弹幕描述为目睹父母离婚现场的小朋友。

  云次方二人毕业时在音乐剧《吉屋出租》中饰演情侣。阿云嘎饰演变装皇后Angel,郑云龙饰演Angel的爱人。

  收官之夜,云次方二人演唱了当年的毕业大戏《吉屋出租》中的曲目《I’ll cover you》,阿云嘎演唱Angel的部分。二人当年曾在《吉屋出租》中献出了彼此的音乐剧初吻,此番演唱,更是坐实了“这该死的甜美”。

  在节目后期,阿云嘎演唱组被全员CP化为“老云家”,阿云嘎和郑云龙被设定为一对老父母,竟与团队中较为年轻的“四小只”给粉丝带来了奇妙的亲情感。双云CP勾连起友情、爱情、亲情等不同向度,可谓最大化地撑开了CP伦理意涵。

  双云CP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本就有着十年友谊,有着共同的生活记忆和职业追求,因而也就不同于为了营销捆绑而成的CP。而且由于二人都是钢铁直男,最大限度地排除了CP所内含的“基”、“腐”取向,更为纯粹地指向了兄弟情、soulmate和友谊。日前在为《Elle》拍摄照片的过程中,阿云嘎给郑云龙挠痒痒的小细节令粉丝激动不已,越日常,越细节,就越能凸显真性情和点滴时光累积起来的默契感。更重要的是,双云CP“灵魂”的,具备引人向上的正能量(可以参考湖南卫视台长的嘉奖令),满足了粉丝们的期待和想象——势均力敌的同学兼战友十年来矢志不渝,为中国的音乐剧市场开疆辟土。理想主义情怀的注入,提升了这组CP境界。

  在CP粉圈有两首名曲,分别是《真相是假》和《真相是真》。这两首先后创作的歌曲用同样的旋律讲述了相反的故事。据两首歌的词作人阿鸣解释,前者讲的是“我喜欢的CP的一位站在我对面跟我说,你看过的爱全都是假的,都是我演的”,所以才会出现如此扎心的歌词:“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你写的故事全是假,你珍藏的故事全是假,我并没有爱上他”;后者则是祝愿大家萌的CP都天长地久,“别去管流言蜚语,这爱情请一直相信”。

  亦真亦假的双重人格,正是CP粉的真实状态。完全倒向zqsg(“真情实感”的缩写,指对待CP过于认真)是非常危险的,一旦某天CP解体,受伤的只能是自己。但对于“云次方女孩”来说,“真相是真”,不容置疑。

  与此呼应,B站上为云次方剪辑的《真相是真》,被网友誉为“同人视频巅峰之作”。在一次观众见面会上,阿云嘎——视频中的正主——看过这段视频后说出了令粉丝尖叫的金句:“我们没有你们想的那个方向”,“其实你们可以想象美好也是一件挺好的事情,但我们的情谊更重。”至此,云次方超出了普通CP的意义,它指向的是最为真诚纯粹的友情。粉丝对双云的迷恋,一方面出于对“高山流水觅知音”的向往与想象,一方面正是被这平凡时光中异常坚固的“不平凡”和漫长的相知相守所打动。

  声组本质是围绕声入人心和梅溪湖36子展开讨论的小组,友情向cp在内但不是声组的全部,我们相信且理解大家的cp都是基于成员之间的友情在自由发挥,但仍有少部分组员,未将组规及新手手册认真阅读及理解;且小组内容是公开的,不注册不进组也可以浏览,如果满屏cp,可能会导致他们误判节目性质,忽略成员的专业水平,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因而在讨论中,请一定谨慎用词勿过界,诸如女化成员(不论正反向!)情侣、婚礼、份子钱、攻受等同人BL向明显的标题及内容,管理组发现会直接删除,现在看不到爱情向的cp帖是声组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大家自发劝删举报,管理组及时联系删除,现在没有不代表这种导向不存在,还需要大家一起控制。

  可以看到,许多粉丝在努力抵制过度CP化的倾向,强调“舞CP”的伦理界限,担心满屏CP会掩盖节目本身的性质。如前文写道,《声入人心》宣称要普及歌剧和音乐剧,但在具体手段上少不了有迎合市场之举。通过打造CP,登上微博热搜,与热门节目捆绑,才可以分得部分流量。比如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几位成员被安排演唱抖音神曲,被粉丝认为是“焚琴煮鹤”、“神仙历劫”。这当然是出于节目组和选手的理性考量,但却透露出许多无奈。

  《声入人心》可以被看作是带有“速成”性质的推广活动,一方面功不可没,对于小众艺术的大众化做出了有益尝试,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是某种社会“病症”的体现。早在“五四”时期,蔡元培就曾设想“以美育代宗教”,强调“美育”对于人格养成的重要作用。但由于长期的应试教育和实用主义导向,艺术教育做得远远不够,甚至连许多基本常识都尚未普及,国内的音乐市场也很不健全。不少人担忧《声入人心》最终只能捧红个别演员,而不能真正普及艺术,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此立说,不是为了否定CP文化,它的出现甚至是某种必然,关键在于我们是满足于沉醉其中,还是尝试做出进一步的思考。之前有文章引用过知乎上“为什么要写同人文”的一个回答:“我在黄昏偷走了他们创造的人物,但是我会在天亮之前归还。”快感主要源于自由选择和自由创造,嗑CP就是因为好玩或是觉得美好,情愿“为爱发电”,靠自己快乐。

  CP粉知道美梦终会结束,但起码在梦里是真实快乐过的。CP可以是假的,但体验是无比真实的。既然真实世界充满压力和陷阱,我们对此又无能为力,那为何不自己去寻找一处美好的所在?这确实是互联网时代里一种相当便捷和安全的自娱方式,有其相当的合理性。不过,无论是出于无聊,还是出于对美好感情的追求,或是出于对更好自我的期待,它们都共同指向了生活中自觉或不自觉的“情感匮乏”和共同体的消逝。在所谓的“语境坍塌”(context collapse)之后,我们靠着几个人设就可以在内心演出一台大戏,其他皆可不必关心。

  在描述当今社会的人际关系时,“原子化”、“个人主义”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已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语汇。我们对此无可奈何,但内心深处的叩问也同样无法回避:作为社会性的动物,自己与他人是什么关系?人究竟应当如何与他人相处,人与人之间的共同体又应当怎样建立?同时,互联网又将无穷远方的无数人推到我们的眼前,在媒介营造的“拟态环境”中,我们与真实而又虚无的对象发生着化合反应,投注我们的情感。事情正在起变化,真相是真也是假。就像CP粉最忌讳zqsg(真情实感),我们与他人还可以建立结结实实的美好情谊吗?

  从这个角度看,《声入人心》有其启发之处。如果说云次方提供了一个想象友情的最佳范本,那这个范本告诉我们的就是——如果两个不同的个体相知、相惜、相爱,那么他们便可以拥有包容对方差异性的“共同世界”,那么这个CP成为了理想社会的一个最小模型。或者更大胆地说,借用法国哲学家巴迪欧的思路,两个人的爱是最小的单位,是通往自由和解放的必要程序。这样的爱是可持续的,不会随随便便be(bad ending),它可以在瞬间产生,也可以持续十年,甚至直到永远。这样的团结也是有机的,它源于真正的互相欣赏与主体意志,而不靠外在的规约。也许重要的不是去追究成员间的关系是否真的如此“笙磬同音”,而是许多人愿意相信和支持这样的集体情感。

  在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看来,不同的职业群体是个人与现代国家之间的中介,是实现社会团结的纽带。在《声入人心》里,这些声乐事业的从业者们,被共同的志趣和职业目标团结起来,暂时中断了成王败寇的竞争逻辑,让我们看到某种共同进步、共同成长、共同生活的希望,这也正是观众们称之为“冬日限定份温暖”的缘故吧。也就是说,在CP乱飞的时代迷雾中,如果能生长出真正的感情,进而用感情、事业/职业/兴趣将人们连接起来,也许是超越CP文化和单一商业逻辑的可能途径。

  《社会分工论》,作者:(法)涂尔干,版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2月

  节目结束后,成员简弘亦制作、廖昌永和36子全员参与演唱的歌曲《不说再见》正式发布。随后,《声入人心》粉丝制作的企划应援曲《他日相逢》发布。据说,《他日相逢》是由遍布20余个国家的281名粉丝合力完成的。从线上到线下,从“不说再见”到“他日相逢”,正对应了《声入人心》主题曲的歌词“一唱一和之间,把活着映得漂亮”。许多类似于此的趣缘群体正在我们周围集结——这漂亮,需要他人的映衬。

上一篇:《声入人心》:1975组合不过是个塑料天团罢了! 下一篇:咸鱼之王30-10怎么通关?咸鱼之王30-10过关攻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