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免签政策 > 文章内容

网上吵爆!女辅警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性关系后勒索几百万!男主角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2-17 阅读:

  一个90后女辅警竟然与公安局副局长、派出所所长、卫生院副院长、小学校长等多名公职人员有性关系,借此要挟获取近400万款项。

  2014 年 3 月至 2015 年 1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许某谎称其母亲李某甲知道其怀孕欲找孙某讨要说法、怀孕补偿、分手补偿等为由,先后三次向孙某索要人民币 100 万元;

  2014 年 5 月至 8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侍庄派出所所长朱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怀孕其家人知道欲找朱某乙闹事为由,向朱某乙索要人民币 10 万元;

  2016 年 6 月至 2016 年 8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某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后以怀孕其母亲欲找寇某闹事为由,向寇某索要人民币 20 万元;

  2016 年 3 月至 2016 年 5 月,被告人许某与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其母亲知道自己怀孕欲到刘某乙单位闹事为由,向刘某乙索要人民币 20 万元后,双方不再联系;2018 年 3 月至 2019 年 4 月,许某再次与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购房交首付、怀孕流产补偿、分手补偿为由,向刘某乙索要人民币共计 108 万元;

  2016 年 6 月至 7 月,被告人许某与灌云县妇幼保健院工会主席陈某甲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怀孕补偿为由,向陈某甲索要人民币 10.8 万元;

  2016 年 9 月至 12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四队镇中心小学校长关某甲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丁某(另案处理)检举揭发关某甲生活作风以及其怀孕、其母欲找关某甲闹事为由,向关某甲索要人民币 45 万元;

  2017 年 2 月至 9 月,被告人许某与林某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购房交首付为由,向林某索要人民币 14 万元;

  2017 年 5 月至 6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陡沟卫生院副院长兰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把两人关系告诉兰某乙老婆、到兰某乙办公室闹事等为由,向兰某乙索要人民币 15 万元;

  2017 年 7 月至 8 月,被告人许某与时任灌云县陡沟镇卫生院药库工作人员徐某甲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把两人关系告诉徐某甲妻子、扬言到学校找徐某甲儿子闹事为由,向徐某甲索要人民币 29.8 万元。

  出生于1994年的许云,与公职人员发生关系后,少则敲诈勒索10万元,最多的是刘某乙,他共付出128万元的代价。

  2016年3月至2016年5月,许云与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母亲知道自己怀孕欲到刘某乙单位闹事为由,索要20万元后,双方不再联系;2018年3月至2019年4月,许云再次与时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乙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购房交首付、怀孕流产补偿、分手补偿为由,向刘某乙索要共计108万元。

  2014 年 3 月至 2019 年 4 月,被告人许某同时或者不间断的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后以自己家人得知后要找被害人闹事以及自己购房、怀孕、分手补偿等为由,抓住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家庭、名誉的心理,先后索要被害人孙某、朱某乙、寇某、陈某甲、关某甲、兰某乙、徐某甲、林某、刘某乙等人共计人民币 372.6 万元。

  法院认为,许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勒索9人财物达372.6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许云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并退出部分违法所得,依法可以从宽处理。另外,许云还具有认罪认罚情节。

  为了维护社会治安管理秩序,保护公私财产权利不受侵犯,打击刑事犯罪,根据被告人许云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认定许云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500万元。

  梳理发现,这些受害人,包括灌云县和连云港市的多名公职人员,其中包括当地公安系统的多人,并向其中两人索要 100 万元。

  此案中的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长,后升任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的刘某乙已于 2019 年落马。

  2019 年 6 月,连云港市纪委监委公开通报,刘某已接受审查调查。同年 8 月,刘某乙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随后移送起诉。

  据新华网 2020 年 6 月公开报道,2019 年 5 月 1 日,江苏省连云港市纪委监委信访室收到一封举报信,举报对象刘某乙是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原副局长,举报信称刘多次收受多家管理对象好处费、纵容其家人开设赌场,且存在作风等问题。

  3 月 12 日,潇湘晨报记者致电连云港市灌云县纪委监委,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已对涉案公职人员均已作出处理,但工作人员未透露具体处理结果。

  如果不是手握公权,有身份有地位,现在看还有钱——乖乖交出的都是十几万几十万甚至百万,如此大手笔是正当收入吗?

  或许他们在这一案中没有伤害法律,但如此作为已经悖公德私德,伤害公职队伍形象,为党纪所不容。

  如果他们继续为人民服务,继续在公职岗位,那是伤谁的脸面?所以,这些所谓的受害者,究竟如何处理的,不妨出来走两步。

  齐鲁晚报官方客户端齐鲁壹点发布的马涤明的评论称:“女辅警敲诈案”,被敲诈者如何处理不该保密!

  如果此案中的被敲诈者存在违法违纪问题被处理,这种信息既不是国家秘密,也不该是“政府秘密”,具体处理结果理应向社会公开,而当地称“已对相关公职人员进行了处理,但具体处理结果暂不便透露”的问题,即便“暂时不便”也不合理。若确有保密的必要性,官方也应该给出制度上的依据,毕竟,公共部门的行为应符合有法有据可依的原则;涉及到公众密切关注的问题上,更不宜“法外行事”。

  没有制度依据,也没有必要保密的问题,却以“不便透露”婉拒公开,必然会加重公众的质疑:

  而这样“处理”又很难通过舆论监督的关口,这种情况下选择了一个“不便透露”的“外交式辞令”回应舆论,就最为“圆满”了?

  如此猜测也许并不可取,但任何不当猜测都应归咎于信息不公开。而不管怎么说,面对公众关切,一句“不便透露”都不是对待舆论监督的正确姿势。也不符合相关法规和政策的规定。

  公众所以关注此案中被敲诈者的“下文”,不仅因为“被敲诈”关联着违纪,还涉及到廉政疑点。

  比如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向女辅警支付了100万元补偿费,而100万元对一般领导干部来说不是小数,来源是否合法就应成为调查的重点,调查结果当然有必要向社会公开——这是就监管的常态而言;另一个简单逻辑则是,越公开透明,越能消弥公众质疑,反之则无异于调动公众想象力。于此而言,“不便透露”的做法对当事人,对官方公信都有弊无益。

  并且,“女辅警敲诈多名公职人员”一案,也属于典型的防腐教材,就此来说,将其中的具体案情、党员干部违纪被问责等内容公开,利于教育更多人,也利好于反腐监督。而历年反腐斗争以及整肃党员干部纪律过程中,监管层面秉持的都是公开原则,甚至,公职人员收受数额不大的礼品、违规吃喝等等都被曝光在公众层面;而相关制度、政策的原则,也是“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这个语境下再看此案中被敲诈者处理结果“不便透露”,就更不合理了。

  另据报道,此案中被敲诈者之一的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的刘某乙已于2019年落马,罪名是涉嫌受贿。而这位副局长当初是否是用受贿款支付女辅警“补偿费”,自然引人关注;而由此推及,有些问题不免更加敏感。就此说,其他被敲诈者的调查处理情况,更有必要公开。

  再有,对于被敲诈者是否被处理一事,有部门的的说法是“部分被敲诈者已被处理”,相关部门回复则是“已对相关公职人员进行了处理”;而这两种版本的说法不清,也有必要通过公开处理结果予以澄清,否则可能让人产生误解:“部分被处理”的“部分”是否就是“刘某乙”一人?而“相关公职人员”并不等于“全部涉事人员”?

  《廉政瞭望》杂志社“官察室”评论称:不能略过“女辅警事件”中的男主角们!

  一方面,部分网民就许某的“女辅警”身份,从性别的角度,对其展开了猛烈的抨击,称其“不讲操守”“不讲女德”,似是要剥夺许某女性身份的合法性。

  长期以来,评论区的人们对待不同性别的事件主角,态度上都有着微妙的差别。若事件主角为男性,评论会要求官方认真调查、严肃处理;

  若事件主角为女性,则往往引发热烈讨论,还不时捎带一两句对当事人相貌举止、女性身份等的评论或批评。

  同为公职人员,同应以身作则、起好带头作用。正确看待公职人员的生活作风问题,也应“一碗水端平”。不论行为失范的公职人员性别如何,我们都应坚决予以谴责。

  另一方面,也有网民对事件中涉及的其他“多名公职人员”表示关注。诚然,既是“关系”,便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许某得到依法惩处,固然罪有应得,“不正当关系”的一方得到了制裁,另一方应得到怎样的处理,自然是公众关心的问题。

  根据判决书,同许某发生不正当关系被敲诈勒索的“受害者”名单中,不乏公职人员甚至领导干部的名字。9名“受害者”中,有公安局副局长,有派出所所长,有医院副院长,有工会主席,还有小学校长。这些公职人员的作风问题,是否也应当依纪依法处理?

  再者,从涉案金额来看,许某对这些人的敲诈勒索,笔笔都不是小数目,更有甚者高达百余万元。

  那么,被勒索的这些钱财背后是否还牵涉贪污腐败、利益输送?这一连串问题,都值得进一步调查、深究。或许,这张“不正当关系网”,还只是问题的表象。

  据了解,其中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原副局长刘某乙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其余数名公职人员处理结果具体如何,有待官方进一步作出更明确回应,使公众感到舆论监督和司法公信的力量。

上一篇:纪学锋领一众游戏大佬投资畅充科技的商业逻辑 下一篇:虚荣女樊亦敏抛弃吴京嫁富豪今成街边卖鱼大妈富豪:是个狠人

相关阅读